曾经的全国最大电脑城已死,是“自杀”还是“他杀”

文章正文
2021-04-28 08:22

自 2018 年北京中关村鼎好电子商城开始停止与商户续约后,这个曾经的全国最大电脑城就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转型之路。在北京市政府的规划中,中关村最晚将在 2020 年底开始彻底转型为“创新创业一条街”,基本上是宣告了小型商铺们的“死刑”,这个曾经全国最著名也是最大的电脑城,迎来了自己的终结与新生。

作为曾经全国最受欢迎的投资项目,电脑城的热度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在最火的时候,几乎全国所有的城市都有一个甚至多个属于自己的电脑城,而且大多都在城市的核心商圈。但是,从 2010 年的北京开始,电脑城就已经在衰退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了。

电脑城的没落从中关村开始

提到电脑城,大多数朋友估计和小雷一样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华强北和中关村,两者一个位于首都北京,一个位于经济特区深圳,分别是南北方最大的电子产品商圈,可能大多数人都没想到,中国的电脑城衰退最初竟会是从中关村开始。

中关村的电脑城曾经有多么辉煌?用曾经的租户的话来说就是:你站在走廊这头,是肯定无法看到走廊的另一头的,因为走廊中间全都是来购物的游客和采购的进货商,唯一安静的时间就是晚上关门之后。

仅仅是官方的统计数据,2009 年中关村的电子产品销售总额就达到了 597.3 亿元,而在中关村达成的合同贸易总额更是达到 1502.6 亿元。在那个疯狂的年代,中关村一个不到两平米的柜台,月租金就高达几千上万元,即使如此也还是被会被人争抢,因为只要能够在中关村开店,就肯定能够赚回来。

同样是 2009 年,北京海淀区政府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中关村西区业态调整的通告》,不再鼓励电子卖场、商场、购物中心、餐饮等业态在该区域发展。同时,逐步调整传统商贸业规模,为高端产业发展腾出空间,也为整个中关村电脑城的发展踩下了刹车。

随后的数年里,北京市海淀区政府又陆续发布了《中关村西区业态调整规划(2011 年 - 2015 年)》和《中关村大街发展规划》,第二份文件更是直接指出中关村大街要在未来 3-5 年内将完成转型,转变为以科技总部、科技金融、创业服务、综合商业商务服务为主的创新核心功能区。第二份文件的发布时间是 2015 年,在 2020 年的年底,曾经全国最大的电脑城迎来了自己的落幕。

不过在小雷看来,即使北京市海淀区政府不踩下刹车,到了 2020 年中关村的命运也许并不会有什么不同。从 2010 年开始,淘宝等网络电商平台开始飞速发展,人们也开始逐渐习惯了网上购物的方式,书籍和数码产品的主要销量从线下转到线上,前者让大批书店倒闭,后者则成为让电脑城从人头汹涌变成门可罗雀的原因之一。

从中关村开始,从中关村结束,随着中关村从 2010 年开始逐渐清退个人商铺,到 2020 年彻底转型,对于这个中国最早的电子城来说,属于电脑城的时代已经是彻底的结束了。

从“数码圣地”到“小白禁区”

最初的中关村,堪称当时的数码爱好者圣地,因为你可以在那里买到中国最齐全的数码产品和各种软硬件。当时有不少人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其中除了想要买东西的爱好者之外,还有更多前来淘金的人,他们希望能够在这个城市里书写下属于自己的未来。

但是,随着需求的增长,大多数人对于电脑等硬件的认知却还停留在 0 的阶段,一些胆大的商户逐渐开始以高价出售低配产品,赚取高额利润,后来更是演变成了如果看你不是本地人,就强买强卖的地步。作为中国最早的电脑城,国内的其余电脑城或多或少都有曾经在中关村奋斗过的商户,他们将这种“特色”带到了全国各地,埋下了一颗颗“种子”。

小雷以前曾经有亲戚在电脑城经营一家商铺,因为入场比较晚,所以刚好赶上了电脑城的衰退期,看着日益稀少的人流,他在亲戚聚会时就经常抱怨:“现在生意不好做啊,以前一台五六千的笔记本电脑能赚两三千,现在都去网上买或者看了才来买,就赚几百一千的。”

当时小雷还年轻,所以听完之后也没啥感觉,现在回头一想,一台五六千的笔记本电脑能赚个两三千,接近 100% 的利润。马克思曾经在《资本论》的写作注释中引用过这么一段话: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 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 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 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有 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

当然,电脑城的商人们还不至于践踏一切人间法律,只不过坑蒙拐骗、以次充好、强买强卖已经是屡见不鲜的事情。曾经闻名全国的中关村,更是一度在网络上获得了“骗子村”的称号,只不过随着当地监管部门开始整治,后来的情况收敛了许多,但是对于小白来说,电脑城依然无疑于龙潭虎穴。

电脑城的名声在网络中可谓是恶名昭彰,如果你在知乎等问答社区搜索关键词“电脑城”,首先看到的就是各种关于电脑城的负面问题:比如“电脑城真的全是坑吗?”“电脑城买了一台 8000 块的电脑,是否被坑?”。而且基本上在每一个回答里,你都能提取出同一个核心思想:电脑城的实体店坑人不眨眼。

电脑城的奸商是如何坑人的?小雷简单列举几个手段:

1、低价高卖,比如一款官方售价仅 3000 的笔记本电脑,要价 6000。不过该手段在网购普及后已经不常见,但是在初期却着实坑了不少消费者,也让许多人对电脑城的第一印象十分差。

2、如果你提前做了功课,指定要某一款电脑,商户大概率推脱说一句没货,但是有一款性能差不多价格更低一点的,如果你上钩,后续参考第一条。如果你坚持或者转头走人,突然就有货了,不过需要交数百元定金,在你等待拿货的过程中,很可能会被人“抢先一步”拿走,当你提出不要了想退定金,则往往会得到如此回复:定金不能退,要不看看这款吧?一样的。如果接受,参考第一条。

还有各种各样奇怪的套路,小雷就不在这里一一阐述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知乎、贴吧等地方搜索关键词,基本上能够看到各种有趣的电脑城“故事”。

谁“杀死”了电脑城?

“凶手”是谁?在电脑城工作过的商户可能会直接告诉你:网购,并且会告诉你在网购诞生之前,他们的生意有多红火、钱有多好赚。

但是在小雷看来,与其说是电商购物“杀”死了全国最大的电脑城不如说它是“自杀”的。为了利润无所不用其极,虽然不能说全部,但是只要其中一半的商铺有这些行为,那么很快就会让整个商城的口碑都经历一次自由落体。

口碑下降带来人流量的降低,人流量的降低导致商户需要在每一笔交易中获得更高的利润才能维持生计,最终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导致客户数量彻底降到一个谷底。在中关村太平洋数码城关闭的时候,网上许多人都对此感到唏嘘,有人对京东创始人刘强东说:恭喜你们杀死了它,结果引来刘强东在腾讯微博上的愤怒回复。

虽然网上并非没有奸商坑人,但是相比起电脑城的地域局限性,网上购物我们可以选择那些有口皆碑的网店,最大程度的规避风险。比如现在许多人在购买 3C 数码产品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京东自营,出色的售后和正品保证让不少消费者都愿意接受支付一部分溢价来换取服务,即使同款笔记本电脑在淘宝能够便宜几百块,但是在京东购买的用户依然是最多的。

显然,如果能够提供优质的服务,用户并不介意多花一点钱,遗憾的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商户并不多,而是更倾向于用无成本的坑蒙拐骗来获取超额利润,无疑是一种竭泽而渔的行为。所以,现在去电脑城,除了一些主打维修等业务的商铺,剩下的基本上都是各品牌的直营或大型授权店,纯粹的个人商铺已经所剩不多,大多靠的也是老客户或者干脆转行做线上渠道,线下更多的则是作为仓库和门面来保留。

结语

在小雷看来,以前的电脑城确实有些过热了,一个城市其实只需要一个电脑城就可以满足需求,但是现在却连一个电脑城的客流量都未必能够满足,确实让人感到可悲。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却也是不值得同情的,在他们为了赚快钱而舍弃口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最终会有这一天的到来。

现在除了广州、深圳等 3C 数码集散地还保有大规模的电脑城商圈,其余的电脑城大多都已经陷入了沉寂之中,不知道大家看到曾经人头汹涌的地方,现在却门可罗雀,会有何感想呢?不知道,当年首先以坑蒙拐骗的方式赚取大额利润的商户,看到现在的电脑城,会后悔自己当你的行为吗?

http://www.hitachiseikiusa.com/fangchan/104.html

文章评论